花鸟

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人物 > 花鸟 >

郭英培

郭英培:别暑杞人草堂、新甫山人。1957年生于山东新泰,早年师从著名书画家于太昌先生学习书法,后入国家画院吴悦石、梅墨生先生工作室。现任济南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山东艺术家(书画专业)学术委员会学术委员、花鸟创作院院长,山东中国画学会理事,芥英社成员。


花木有境——郭英培花鸟艺术印象
    梅清诗云,“白云自流日将暮,花枝冥冥隔溪路。”是写日暮观花,日间鲜明的花朵在夜色中呈现出神秘的意味。花之形象被日暮天光所笼罩,不再是直观的呈现,而是若隐若现,绘画之格调、境界,正在此半隐半现中。

    《花卉》

     一枝花在宣纸上显现,也如天光照亮花枝,它有时是直白的,有时则含蓄、深沉,如暮霭笼罩山林,这纸上的花草,是被画家之心光照亮。
     郭英培显然深知花枝冥冥之格调,他笔下的草木图像,或恬淡到极致,或于朴拙中生奇崛,花枝纵横却并不芜杂,而是有日暮之清气,有澹雅的人生感喟。    

 

《素面春风》

    这已不是纯粹自然界中的草木之像,而是沐浴了画家精神气质的心象。郭英培性情淳厚,身在红尘,却心系自然,画室之中,独写花草万千,可谓“乐道”者。世人谓一花一世界,如此万千花朵,自有宏阔气象,郭英培沉浸其中,独解花鸟之语。

   《水仙》

   郭英培常画山石修竹,花朵初绽,深谷幽兰,其间游鱼飞鸟,与花草呼应、互动,构成充满生命情趣的画面。
    读郭英培之花鸟,如聆管弦丝竹,清雅之气扑面而来。自然,那些繁盛的草木图像,似还能走入更为简约、素朴之境,夏日之繁盛终究会归于秋日之萧索,而这样的繁盛,也是一种艺术的真诚。
    花鸟画可以表达闲适的悠然状态,亦能负载人生深厚的寄寓。郭英培曾画一鳜鱼图,似游于太虚之中,而鱼之朴拙淳厚,静穆无言,恰如画者之心,此可谓郭之人格写照。

《花卉》

     郭英培尚有公务,绘画是生命之大寄寓,又是人生之余事——绘画表达的正是人生之体验,若无人生寄寓在其中,绘画难有诗性之韵味。何时忘却画为画,就走向了创造的自由。绘画理应是人生率意的表达,又须去芜存菁,如一杯芳香清冽的美酒,如一壶至真至纯的清茶,如此,方可窥得水墨之境界。

     绘画明写草木之形,实写天地之灵性,实写处是形象,虚写处方是灵境。人生如梦,草木繁花,终须凋零,这是人生最真切的隐喻,非有人生之大悲怆、大彻悟,不能写一枝花之真境。      

《花卉》

      郭英培实得此三昧,他的胸中气象,都化作笔下草木生命,草木有灵,笔墨之中,实有人生的幻灭,人生的万千滋味。
      花间一壶酒,对影成三人,今夕之花已非昨日之花,花影迷蒙,但以一颗真挚之心,终可抵达草木之真境。在这些淳厚、清新的画面中,我们已经失语——真正有意味的画面毋须语言,它远离形式,草木有境,是不可言说的灵境。(张荣东/文)



《花卉》







 

上一篇: 第一页
下一篇: 晓之逸乐斋·藏北京画院韩斌作品展销

浏览:|发布于:2018-0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