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

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人物 > 油画 >

王克举




王克举:1956年生于青岛, 1983年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1989年中央美院油画助教进修班,2002年中央美院油画高级研修班,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艺术研究院油画院特聘画家,中国国家画院油画院研究院,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教授。


王克举:万物皆是我的风景

  油画传入中国,约有三百多年的历史,而风景画的一支,从古典到现代的转换,从抒情性到结构性的转变,从具象到抽象的转变,从立体三维空间到平面的二维空间的转变,光与影的因素却一直伴随其中,无论绘画的形式素材如何转变,本质却从未远离。

 
《威茅斯-川流的街港》
   而王克举先生的风景画,抽离了油画中的光与影,将心中对大自然的温暖、激情的一瞬的诗性感受,用多彩的画笔涂抹出来,当自然的景色撞击心灵的一刹那,如一道闪电击中了大地,他将那一瞬间的定格,转化到布上。他会在写生的现场,连续几天保持着景色最初的景象对心灵的触动,无论外界环境的光影、气温、色彩如何变化,都不能够影响到他的“初衷”。



《棉花》
  “以我观物,故物、我皆著我之色彩。”在王克举先生这里,自然的万物被赋予新的色彩、结构、空间,他笔下的山川、平原,他的树木、果实,是真山真水,野树山花,不是点缀文人案头的湖石,不是窗前娇嫩的瓶花。他所撷取的,是来自大自然的造物,是经过时间磨砺过的山水,野生野长、充满生命力的活泼泼的自然之物。更主要的是,在他的画笔下,自然之物被赋予了丰富的性格,有的历经沧海、孔武有力,有的繁花似锦,生机勃勃。月映万象,从另一方面,也折射出王克举先生的英雄情结与美好情愫。



《盛开的桃花》
    本是一座寻常的平原山脉,既不巍峨也不险峻,但是在王克举先生的眼中,这小山小水,却有着被自然风化侵蚀后的沉雄与扩大。他将局部放大,细节放大,采用散点透视的观察,用中国传统山水的皴法结合书法的线条,用油画的材料表现出来,肌理细腻到能够感受到山的雄伟。在具有丰富变化的”笔性“的同时,兼具“油画性”。



《三亚海风》
   他的一幅《苹果花丛听蜂鸣》,采用仰视的视角,给人一种扑面而来的气势。枝干的蟠曲遒劲,花朵的浓淡深浅,笔触时而密不透风,时而疏可走马,时而描绘具象的细节,时而平涂绯红的模糊一片,表现着被蜂群震动的感受。虚实的对比,远近的对比,色彩的对比,层次的对比……他用色彩呐喊出声音,用平涂抽象表现出震颤,画布上处处流动着芳香的节奏,笔笔触动着春的气息,这是春天的交响乐,春天的昂扬,春天的希望。
 

苹果 花丛听蜂鸣

  一气呵成,气韵生动。

  与一颗古老的苹果树的邂逅,促成了这幅画的诞生。

  一次,他在野外,远远听到蜂群的“嗡嗡——”声,遁声望去,一颗古老的野苹果树正在怒放。满树盛开的苹果花,甜香扑鼻,蜂群阵阵,进进出出,围绕着苹果树忙碌,这阵势,这气势,一下子触动到王克举先生画家的敏感心灵,他随即构图写生,写生既是创作,他将这气势搬到了画布上,花香蜂鸣,都是浓郁的,他用色彩,用笔触完成了此作。那种震撼,本来应该画得更大,可以将其展现出来,他选择了小尺寸的画幅创作,更是浓缩了这种阵势,反而越发的饱满与富有视觉冲击力。

《尼斯小港-昂特布》
 “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

  他笔下的色彩已非真实的色彩,而是心理的色彩,真我的色彩,每一笔的色彩都有变化,都有曲折,都发出自己的声音,自己的态度,色彩呐喊着,喊出的是王克举先生内心丰富的世界。他的色彩如此之丰富却又纯粹,走向纯粹的形式,这形式已不是框架、模式和表面,而是充满了王克举式的意味,意味深长。如孔子闻韶乐:“余音绕梁,三月不知肉味。”



《尼斯-目然远眺》
  另一幅《红高粱》的作品充满了抒情的气氛。大同的高粱,低矮壮硕,颗粒饱满,秋收时节,金灿喜悦,实景只是稀疏的几陇,却激活了王克举先生的创作欲望,将其塑造成上千上万的红高粱,在夕阳的余晖中金红一片,仿佛一个个敦实的战士,密集挺立在百亩土地上,风飒飒,气昂昂,涌动着秋天的热烈与激情。王克举先生在旷野中独独画了八天,八天里对着几陇红高粱,画下在脑海中的那辉煌的一瞬,接续出心中的鸿篇巨制。
一望无际的棉花地

  北方将棉花称为“花”。

  有一天清晨,王克举先生走到了一片花地。

  已入深秋,下过霜了。花已经被花农捡拾了大半,只剩零零星星的一些。经霜后的花,叶子蜷缩着。然而,清晨的天际是灰蒙蒙的调子,反衬着土黄色大地上的星星点点的白,这白点缀在深秋的旷野中,宛如璀璨的星空,遥远的银河系。王克举先生的内心被触动着,将眼前的花,幻化成画布上的一片花的银河,花的宇宙。

雁荡烟雨

  “气之动物,物之感人,故摇荡性情,行诸舞咏。”中国的诗与舞由此产生,中国的画亦由此产生。由物起兴,王克举先生感于物象,发乎于情,止乎于理性,无数烟云涌入笔端,他将自然的一点,放大到无垠,画出心中的自然,心中的喜悦,他是自然的一分子,他与自然合为一体,他用美好的事物颐养心灵,他将这些感受转换成画布上的万千风采,艺术语言越来越单纯,画面越来越纯净,审美感受越来越愉悦,他是写意的,他是写型的?无妨,他要的是“我手写我心”,他要的是“有我之境”。

  从这个角度来看王克举先生,他是一位诗人,他的作品便是这诗性的显现。





                                                        




 

上一篇: 闫平
下一篇: 顾黎明

浏览:|发布于:2017-0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