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丰网展

当前位置:首页 > 齐丰网展 >

立夏 • 物语——孙俊之、张孟珂小品展

主办单位: 

齐丰画社 • 济南

协办单位:

甘来堂画廊  

敬诚斋画廊

角茶轩艺术馆 

山东环周律师事务所 

山东孙氏餐饮有限公司  

济南东方豪客餐饮管理公司

济南星光广告传媒有限公司

展览地点:

济南市马鞍山路18号临街楼4楼

 

 

孙俊之

孙俊之(1970- ),女,山东人,中国致公党党员,山东美协会员。1998年进修于中国美术学院,师从吴山明等先生。2006年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意笔人物画研究生专业,获硕士学位,师从岳海波、王小晖先生。
 

爽朗的性情  疏朗的画意
  ——读孙俊之的新古意人物画                                     党震/文

孙俊之是圈里出名的“阳光大姐”,走到哪里,笑声就到哪里,她的笑声有格外的穿透力,刺破阴霾的心情,化解烦郁的事情。正因为如此我们都特别乐意与她交往,有时我会模仿她的笑声,禁不住一件小事引开来一场大笑,很快笑出眼泪,在场所有人也都会捧腹畅怀大笑一番。画如其人,在画前观看,你也会获得如沐春风的感受。她的画一如她的为人一样,充满阳光。
 
 孙俊之擅画古装人物画,题材涉及高士抚琴、隐士对弈、雅集品茗等等,也有童子嬉戏或学堂读书的场面。一贯的线描精到扎实功夫,中锋游走,逸笔绵针,能在现代、后现代、后后现代的所谓实验水墨横行的中国画革命洪流世风下,保持一份独有的古风坚持,却又不落俗套,得自然清新风貌,实属不易。最难得的在于老孙对画面细节的处理,人物神情、身段手势,都似能穿越回古代在那场景里亲眼看见一般。也会让人想到身边的老人、孩子,古意里透着平凡现实生活的温度,绝非一般程式化古装人物的刻板老气。这种亲切之感源于她平常对生活的敏感细腻体验,就如同老孙种花养鱼、一手的好针线活和能唱地道的评剧《朝阳沟》一样,热爱生活的孙俊之,能在平凡的生活中发现那份感人的真挚情怀,自然也在她的古装人物画里注入了真性情的人生体验。也因为如此,她的画不仅仅有古意,更有生活的烟火气儿,是平凡中见真情的新古意。
 
 我们所处的时代,是中国画从传统走向当代的时代,关于形式技法、意境营造、观念思辨的论争不绝于耳。每个实践者都在道与器、中与西、传统与现代、情感与理性等多层面经历着多元文化意识形态下中国画发展方向的宏大历史问题,但与其在矛盾中艰难挣扎,倒不如着凭着真性情、画自己自然而然想画的那张画来的痛快舒服。也许放下包袱,轻装上阵才是硬道理。想到这里,仿佛又听见孙俊之的爽朗笑声,是的,生活与艺术原本就应该这样顺其自然。                                                                                   
 


25cm*25cm


70cm*69cm






45cm*20cm

 

 

43cm*29cm

 

 

 

  45cm*20cm
 

 

 

  37cm*26cm

 

 

张孟珂

 

张孟珂:女,1988年生于山东淄博。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 。2013年获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优秀奖学金。2013年12月“绿荫如幄廉”入选文化部举办的当代——中国画百家条屏艺术邀请展;2014年作品“爱”入选中央美院中国画学院主办的“为中国画--全国高等艺术院校花鸟画教学研讨会暨师生展”。
 

天然去雕饰 
      ——读张孟珂的花鸟画           
路韶康/文

自五代,花鸟画有了富贵与野逸之分,“黄筌富贵,徐熙野逸。”一直以来,世人喜富贵者多,求野逸者少,宋人就有“早知不入时人眼,多买胭脂花牡丹”的无奈。然而,不论古今,表现富贵的花鸟画作品虽深得人们所爱,但表现野逸之境的往往更感人。
 
  “萧条淡泊,是画家极不易到工夫,极不易得境界。萧条则会笔墨之趣,淡泊则得笔墨之神。”(邵梅臣《画耕偶录》)宋元文人画,多追求这个“萧条淡泊”,而这种淡泊、野逸却难以企及。宋元绘画的美学境界实际上是诗意和禅意的完美结合。这种意境的表现,首先体现了“空”和“真如”的禅的最高境界。即是说用平常心看宇宙,对宇宙做宏观把握,在平凡生活中和一般事物中获取一种新的观念和灵感,在发现和创造中见奇伟。
 
张孟珂的绘画构图洗练,墨色淡雅,不求华丽,不作雕饰。我们可以看出她在追求宋元绘画中的萧条淡泊之美。她很好地发挥了女性画家的优势,在她的绘画作品中,我们很难用到“苍茫”、“浑厚”、“朴拙”等词汇形容,我们往往会说,她的画面“宁静”、“柔和”、“淡雅”之类。
 
 张孟珂在“求古”的过程中,往往加入一些现代的艺术趣味和形式,比如我们可以看到她画成群的天鹅游弋在如镜的湖面,幼兔觅食蔬果的轻松愉悦。她习惯用一枝一叶,一藤一蔓,一石一兰,动静相宜地表现自然的野趣,她又喜画兔子、天鹅等人们心目中亲切、高洁、唯美的生灵,这都能体现女性画家特有的敏感,她较多得关注它们天然的性情,不作刻意的夸张雕饰。她作画不为鼓舞人的精神,但不是一味的颓废。她是通过清淡朦胧的笔墨,幻化一种静谧祥和的意境,浅唱一首小诗,慰藉读者的疲倦和浮躁,给人诗意的栖居。
 
明代李日华说:“绘事必以微茫惨淡为妙,非灵性阔彻者未易证入。”张孟珂平日沉静内敛,不善言谈,寄怀于笔墨丹青,从她的画里我们能读到闺秀气和书卷气。她自幼师从刘万鸣、王德芳画坛伉俪,在其影响感染下,进步显著。她的绘画单纯却很巧妙,足见其灵性与智慧。“笔墨当随时代”,张孟珂的绘画基于传统花鸟画的精神,结合她自身对花鸟画的探索,她的作品当会成为当代花鸟画发展贡献一份力量。                               
 

 

 

30cm*30cm

 

31cm*36cm
 

 

32cm*33cm


31cm*36cm


32cm*33cm
 

 

32cm*45cm

 

 

32cm*34cm



上一篇: 幸福旺旺——陈凤玉先生油画小品展
下一篇: 两代丹心寄青山——父女薪传弭菊田、弭金冬小品展

浏览:|发布于:2017-04-15